首页 都市小说 你还要走多远

第76章 尺寸

你还要走多远 北辰洛堇 5232 2021-07-22 02:37

  择天记小说网 www.dechuan123.com,最快更新你还要走多远最新章节!

   宿舍,徐鑫锐躺在沙发上悠哉地看着电视上的选秀节目。阳台上闪过一个白色的衣角,他瞟了一眼没想搭理。

   手摸了一块沈于飞带来的甜点,扔到空中,落下,恰好落在嘴边。

   嗯,味道不错。

   他昨晚寻了一晚上的雪落,此刻身上也是颇乏。但看见那缩在二楼阳台处,时不时偷看自己几眼的人时,心里的气已经消了九十九个百分点。

   不过,还得凉她一会儿才行。一个死了一回的人,还敢乱跑?更敢动用引灵力?万一真出点什么事真是觉着她家公子法力无边,还能让她重生一回不成?

   想到这,徐鑫锐狠狠地又咬了一块糕点,心里的气又上来了。越想。。越气。。

   很好,刚消的气这下直接满格了。

   阳台上,雪落穿着一件十分宽大的白色卫衣,带着宽大的帽子,将整个人缩在里面。公子说,要适应这里的生活,所以她脱下了自己最爱的流云落披风,穿上了这个时代的衣服。

   她白如削葱根的手指揉搓着袖子,眉目带着些许委屈。。

   她昨晚去寻公子的路上看见了一个带着熟悉面具的人,好奇之下便跟了过去。那个人鬼鬼祟祟不知道要干什么,在戈府院子里窜来窜去。

   她好奇,便在树上跳来跳去,观察着里面的人。

   她不懂这座府邸究竟有什么特别的,以前好几次看见公子在周围的树上窜来窜去,像是在探着布防。她当时心里十分好奇,但自己是偷偷跟了出去,不敢离公子太近,每次也没法看个究竟。昨晚那人,带着自己所熟悉的天系气息,一样的窜来窜去。

   她没忍住,就偷偷跟踪了。

   后来,那个人要离开的时候,被空中什么东西逼退了回去,面具掉落,竟然是公子之前老来这里看望的那个女子。

   说是看望,不如说是偷窥。从这年的夏日开始,公子晚上便老是站在F103宿舍的阳台上,沉默地站着。

   不进去,不打招呼,不看里面。只是站在那里,孤寂而落寞地守护着什么似的。

   守着什么呢?她很想知道,但又觉得自己没有应该知道这个原因的立场。

   她当时看她似乎被困的样子,学着之前公子的法子,开了那网子一样的布防。可是,自己身上的引灵力也是公子渡过来的,十分微弱,没办法像公子一样开了那网状的东西。

   身体无法支撑那布防的回击,眼看着刚开的洞即将再合时。身后传来一股强大的引灵力,再次撑开了那裂缝。

   雪落眼神难得的露出震惊。。这是?隔空传输引灵力么?如此强大的,好似源源不断一般的引灵力。这人,是谁?

   即便是公子,引灵力的存储和传输也需要借助外物,而这人却像是生来体内便蕴藏了引灵力。

   雪落的记忆碎散,未曾连续起来。但这样的人,她却还是分辨得出。他,是寒氏族的人。

   那人帮自己开了缝隙,转身时已不见了身影。事实上,那人何时出现过她也未曾发觉。当时第一反应是追了出去,树叶动的方向,最能藏人。可是没追出一里路就失去了痕迹。

   站在那里,突感强大和渺小的区别。当时因动用了引灵力身体不支,只能在路边慢慢挪动。

   再后来,就是遇见那个人了……

   雪落站的脚有些酸了,便靠着宿舍阳台上的墙坐在了地上。小小的,缩成了一团。

   徐鑫锐又嚼了一块糕点,侧头的时候看不见了雪落身影。身体瞬间直立,沙发,台阶,推拉门,阳台……,他的身影在一秒内,切换似的,已经出现在雪落身侧。

   看见她还在的时候,心里瞬间的紧张又瞬间消了下去。

   他不知道南宫甫知不知晓雪落的存在,但,他需要时刻提防。姝玥如今有歌舒逸常伴身侧,他不担心。而雪落,只有他。

   徐鑫锐蹲了下去,一手撑着下巴望着她。

   她缩在那里,双手抱在一起,头枕着双臂,睡着了。

   她身形瘦弱,总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。顾溪身体不好,他知道。只是,顾家家大业大,也真是很没用。那么多年,也没好生将养出一个白白胖胖的顾溪。

   他嘴角微扬,已经长到遮住脖子的细碎发尾盘在喉结上,带着若隐若现的丽色。南宫姝玥那句公子氏族的当家人,历来多代大都是妖艳丽色,此刻很能印证。

   即便淡漠的徐鑫锐,也挡不住骨子里,那带着英气的魅惑。

   徐鑫锐大概不晓得,自己此刻眸子温柔,眼底似是带了凝露。

   雪落蹭了蹭胳膊,睡得正香。徐鑫锐低低嘀咕了一句:“她昨晚究竟去了哪里?困成这样。一夜未眠?”

   无奈摇了摇头,轻着动作抱起了她,光影一般的,消失在了宿舍阳台上。

   下了课,林姝想吃食堂的荞麦面,歌舒逸便陪着她一起去了。

   路上虽有人时时投来目光,却也没像余梓默那样造成交通障碍。也不过是,偶有人拿起手机,像是拍着什么。

   大五的学长,估计大家也都没那么觊觎了吧。毕竟要毕业了,异地恋大多没啥好结果。拍个照,八卦八卦也就得了。

   点了餐,很不容易才找到一张空桌子。此时赶上下课,食堂人很多。两人坐在人群里,人山人海倒也没多么引人注目。

   瑰尚的编辑群里发着什么通知,林姝低头处理着工作的事。歌舒逸无所事事的模样,看着窗外。从三楼望下去,刚好看得见一朵未败的白花。那样子,十分倔强,又像掉了对似的,没赶得上和同伴们一起撤出不属于他们的季节。

   也像,他。

   旁边有人在说着什么。

   “你们听最近那个八卦了吗?”

   “什么?”

   “听说小餐厅前几日大半夜的到处借米,不知道的还以为小餐厅穷到揭不开锅了呢。”

   “哈哈。我听说是柯憬学长那天在小餐厅和一位学妹吃饭,不知是不是吃坏了胃,所以大晚上的到处找小米。”

   “哟,没曾想柯憬学长还是个细心的。”

   “是啊,听有人说柯憬当时一身护着那学妹一直到小餐厅呢,半个身子都湿了。”

   “哇哦,真是这样被柯憬学长渣一回又何妨。这样的体贴,短暂拥有也不错的啊。”

   林姝回复着群里欧泽的刁难,耳朵却听着八方。

   突然想起那天的事,她问:“你那天为什么跟着我?”

   “嗯?”歌舒逸回过神看她。

   “我去接姚樱的那晚,你跟踪我。”

   “无他。只是想跟着。”

   他的眸子有些涣散,仿佛还没从那朵花的掉队里收回心思。

   歌舒逸没说,之所以跟着是因为那天他看见了钟黎的身影。他知道,他们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,就是想确定林姝身上是否还有引灵力的力量。

   林姝刚想再追问,手机传来温芩的消息。

   “姝儿,上次说了阿逸的尺寸量给我的,怎么没给?”

   糟了,完全忘记了。

   她问:“我妈妈问你为什么没给他衣服尺寸。”

   歌舒逸想到什么,神色闪过什么:“我怎么会知道自己衣服尺寸。”

   “歌舒学长,您买衣服的么?”

   “林姝学妹,做衣服的尺寸和买衣服的尺寸,毕竟不是一个概念。”

   语塞。。因为有道理。。

   “那正好不做了。”

   歌舒逸身子前倾,语气低了几分:“姝儿,温姨精通刺绣活计,你即便不会这门手艺,量尺寸这种事还是做的来的吗?”

   “当然。”

   等等。林姝反应过来,“你不会让我量吧?”

   “聪明。”

   这个。。尺寸。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