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小说 夏小姐,骄阳似你

第二百九十四章 嫁给我

夏小姐,骄阳似你 梦简心 6278 2021-05-08 20:54

  择天记小说网 www.dechuan123.com,最快更新夏小姐,骄阳似你最新章节!

   第二百九十四章嫁给我

   “哪里表现出了我反悔,要真反悔我也不会送你玫瑰花,更不会同意你住我家。”夜景沉说得很认真,有丝无奈的看着权若梦一副不能心安的模样,似乎随时都在不安,担心着他会反悔,准备离开她身边。

   突然想起,以前和夏夏在一起的时候,被躲避时,自己的心情,现在夜景沉有些能理解权若梦的心情了,大概就是那种随时都害怕喜欢的人离开身边的恐慌,所以做事都小心翼翼,生怕自己做出事情,而让对方生气,成为了失去的理由。

   权若梦的心情并不安稳,所以她会害怕轻易失去夜景沉,尤其是她觉得看不懂夜景沉在想什么,只要他思绪一走远,她就抓不住他了。

   这样想着,她心里就会涌出害怕与恐惧,如果夜景沉真的要离开,她知道她是抓不住的,所以就更加害怕,她爱了夜景沉八年,却是感觉从没有真正了解过他这个人。“就是看不出,我才更害怕,你真的要走的话,我连抓都抓不住。”

   “若梦,我既然做出了决定,就不会轻易反悔。”如果不是认真的对待两人之间的关系,夜景沉不会轻易就去改变两人的关系,既然说出了那样的话,就该做到负责的地步,而不是玩玩而已。“我爱你,真心的。”

   权若梦拿着转动着杯子的手顿住了,好似全世界都停止了,周围的人一个个在身边消失,全世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。

   刚才夜景沉说,他爱我?

   脑袋一片混沌,脑海中只能容纳着我爱你三个字,多么简单的三个字,说出来丝毫不费力气,但权若梦却是觉得她听到了最好听的情话。

   夜景沉跟她告白了。

   “本来不打算现在就说,但如果你那么不安的话,说了也没事。”起码能安抚一下对方的心思,让她不会再感觉到不安,这段感情总需要有个人主动,有个人付出得更多些,他享受了权若梦那么多年的付出,现在该轮到他来当那个付出的人了。“排除掉那些不安定的因素,这样我们才能走得更远,好吗?”

   “好。”只一字,权若梦却好似用了全部的力气才说出来,千言万语,都承载在这一个字当中。

   从小,家里犹豫家里的原因,江昕娜对爱情几乎是心死了,如果是那样的婚姻的话,她宁愿不要,单身一个人生活其实对她而言更轻松,没有负担。

   江昕娜从不觉得自己是个需要依附男人而或者的女人,甚至她不觉得自己的身边需要有男人的存在,无论是父亲还是弟弟,在江昕娜眼中男人就是丑恶的嘴脸,贪得无厌。

   说她是极端的产生这种想法也好,说她就是一杆子打死一船人也好,江昕娜就是这样想的,而就是明明没想过要谈恋爱的她,会在某天遇到一个人,然后两人谈了一场很稳定的恋爱,这是江昕娜没有想到的。

   初次遇见,在纯白色的病房里,夏夏出事住院了,而那个男人假装是夏夏的男朋友,一个满嘴花言巧语,很懂得哄女人的男人,说出来的话会让江昕娜脸红,明明就是那种该是她厌恶的花花公子类型,江昕娜却对这个人起不了任何的讨厌之心。

   那个会说话的男人,他叫林贤治,是权氏集团的经理,和权霂离是好兄弟,刚开始的时候江昕娜只了解这些,对于这个人她了解并不深。

   以为,和这个人的相遇就到此为止,夏夏出院后就再也见不到了,尽管她给了他电话号码,但毕竟双方都是不熟悉的人,所以那个号码也只能算是摆设而已。

   手机里存着林贤治的电话号码,江昕娜有时候会对着那个号码发呆,因为她对林贤治说,她工作很忙,不要打电话给她,有时间她会打给他的,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要真的拨通那个手机号码。

   合上手机,江昕娜又是一阵无言,觉得生活突然迷茫了起来,身体也有些疲倦了。

   蓦的,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而且还是林贤治打过来的,江昕娜心底那抹疲倦顿时消失了。

   “喂。”

   “你说你会打给我,但我想你是忘记了,所以我打给你。”林贤治如此说着,语气很轻快,很明显就能听出他心情很愉悦。“晚上有空吗?一起吃饭。”

   那是第一次的通话,有了第一次后就有了后面的无数次。

   和林贤治在一起很轻松,很快乐,让江昕娜时常会忘记自己是个女强人,在林贤治的面前,她就如是没有恋爱经验的菜鸟,被他带入了恋爱世界,看到了里面斑斓的色彩,想要踏入其中,想要留在那个美妙的世界,和他一起。

   二十多年的初吻,她给了林贤治,没有犹豫,没有后悔,哪怕了解到他的吻技好到就像是与很多人接过吻,但江昕娜还是觉得林贤治是个好男人,是个适合她的男人。

   两人在一起后,林贤治完全没有如想象中那样,整天往酒吧跑,两人在一起就一定会去刺激的地方,适合热恋中的男女,这些完全没有。

   恋爱中的林贤治对女人而言是致命的,因为他幽默体贴,对待随和,脾气很好,绅士风度更是超好,几乎是十好男人的范围内了,这样的好男人在身边,没有人会是不动心的,即使是江昕娜,尽管她表现得就是女强人,什么都不需要,她其实不过是个缺爱的女人,而林贤治的人刚好给了她想要的,于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。

   男女关系自然的发展,总是会发展到最后的一步,江昕娜很顺其自然的接受了,将自己交给了林贤治,完全的给了林贤治。

   初吻,初夜和初恋,她全部给了林贤治,没有任何退路的爱上了这个男人。

   而后,林贤治和江昕娜就如连体婴一样,两人有时间就腻在一起,没时间也都会煲电话粥,隔着手机听着彼此的声音,这样的情况就如他们之间的小情趣一般,静悄悄的发展着。

   江昕娜没过多的告诉夏夏和林贤治之间在交往的事情,关键也是夏夏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有时候江昕娜也会胡思乱想,她和林贤治是否也能走到夏夏和权霂离这一步,所以她不安了。

   然而,事实证明,林贤治是个好男人,对待女人很专一,他给了她最美好的一切幻想,哪怕是爱情中的瑕疵他也会用他的方法来完善,给她想要的爱情,他们都乐在其中的去享受这个过程。

   结婚,这个话题,江昕1;148471591054062娜一直觉得有些沉重,毕竟家庭情况那样,让她心里很不安,觉得自己的幸福也会像那样被破坏掉,一旦结婚就会变质,所以她有些逃避林贤治和她谈论这个话题。

   于是,他们第一次吵架。

   吵架是每对情侣都会遇到的事情,所以江昕娜觉得这件事算不上大危机,只要彼此好好谈谈,一切都会好好的。

   吵架那晚的夜里,林贤治喝醉了来找她,说了无数的情话,说了无数的承诺,说着他的害怕与不安,那时江昕娜才了解到,原来这段感情里,她享受得太理所当然了,所以让林贤治也一样的不安,而她什么都没察觉到。

   尽管如此,那晚过后,两人之间还是和往常一样,那晚说的事情好像被抹去了记忆,没人提起,只是江昕娜偶尔会主动约林贤治出来,要去什么地方也会与林贤治报备一声,终于两人的恋爱模式,与正常人的恋爱模式,相差无几了,江昕娜想这样就是最好的了,结婚等到时机成熟了再谈就好。

   林贤治是个执着的人,执着于结婚这件事情,他想尽他能力所及,去守护江昕娜这个女人,所以他想要结婚,这点没有改变,只是他也在能她接受。

   江昕娜把自己的家庭跟林贤治说了,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,她一直不敢告诉林贤治的事情,她决定坦白,她也做好了林贤治可能会被吓跑的准备,所以才会将事情告诉他。

   意料之外的,林贤治竟然平淡的反问她一句:“那又如何,我要娶的人是你,而不是你家人。”

   那样包容的话,任何女人听了都会安心,江昕娜也一样,少了隐瞒的事情,两人的爱情更加顺利了,没有大波大浪,只有两人甜蜜的时刻。

   现在回想起来,江昕娜都还觉得,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 从来没想过的事情,就这么顺理成章的进行到了这个地步,她有点难以置信,但同时她也庆幸,能遇到林贤治这样的男人,一旦动心就会无比专一,哪怕是这段感情中有困难,也依旧能不放弃的走下去。

   “在想什么?”林贤治见江昕娜走神,在她耳边温柔的问道。

   “想我们之间经历的那些事情,这些年来经历了那么多,想想人生真的很奇妙。”能够在茫茫人海中,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那个人,然后一起度过未来的每一天,直到老死才能将两人分离,这种冥冥之中的注定真的很奇妙。

   “那想通了什么?”

   “想通什么?”江昕娜明明知道林贤治说的是什么,却是故意装作不知道,假装的询问。

   将随身携带的戒指逃出来,打开,放到江昕娜面前,林贤治少有的认真,温柔的说道:“嫁给我。”这个戒指准备了很久,林贤治一直随身携带着,就是生怕错过了求婚的好时机,而将这件事拖得更久。

   两人年纪都不小了,所以结婚这个地步也已经到了,他得到了她的所有,这是他想要给她的婚礼,不管需要他等待多久,林贤治都甘愿等下去,直到她答应嫁给他为止。

   盒子里的戒指闪闪发光,好似指引着通往未来的幸福道路,江昕娜注视着戒指,与林贤治十指相扣的手指紧了紧,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,将戒指从盒子里取出来,交给林贤治。“帮我戴上。”

   有半响,林贤治都没反应过来,吃惊的盯着江昕娜的脸色,久久不能回神,脑海中不断旋转着刚才的那句话,有些迷茫,他想过很多求婚的招数,有比这更浪漫感人的,那时求婚江昕娜都没有答应,而现在没有鲜花,没有烛光,一点浪漫也没有,只有办公室里的文件堆积在这里,而这样的求婚,江昕娜居然答应了,是他做人失败吗?

   “不愿意算了。”说着江昕娜就要把拿起的戒指放回盒子里面,林贤治快速的将戒指握在了手中,然后执起江昕娜的手,为她戴上这款他精心挑选的戒指。

   一直到戒指戴在江昕娜手上,林贤治都还有些呆愣,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,所以整个人有些飘飘然。

   “真的就这样同意了,也太便宜我了吧?”只要一个戒指,没有正式的地点和方式,就这么随意的同意了他的求婚。

   江昕娜举起手看看,笑容中满满的幸福,随后将眼神落在林贤治身上。“这样就够了。”她要得不多,只要林贤治能够一直在身边就好了,只要他一颗真心,其他的就算是没有她都不介意,所以这样就够了。

   惊讶过后,就是开心,林贤治如同一个得到糖果的大男孩,将江昕娜包起来,不断的旋转,好似只有这样,才能表现他的开心与激动。

   累了之后,两人额头相抵,凝望着彼此,嘴唇慢慢靠近,吻着彼此。

   爱情里面,需要的是一颗真心,其他的就算没有也是幸福的。

   将捧花抛出,江昕娜依偎在林贤治怀中,两人望着蓝天,那一刻就是永恒,她抓住了幸福的尾巴,抓住了这个男人。

   这就是她的幸福,只有他们两个的小幸福。

   (全文完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